历史上此派恶人多,金庸将它写成正派,却连武功都是从别派偷来的

历史上此派恶人多,金庸将它写成正派,却连武功都是从别派偷来的
江湖中存在太多的离心离德,虚虚实实往往难以区分,以金庸笔下的故事为例,那《笑傲江湖》中华山派自诩名门正派,但是就连掌门人岳不群也是个伪君子,为了私欲而栽赃正路同门,连自己的学徒林平之也当成棋子,终究练了那《辟邪剑谱》后变得不男不女,而《倚天屠龙记》中的明教一上台便是被正路的六大门派视为反派,但是明教却是抵挡朝廷的前锋,一起在新任教主张无忌的统领下,他们也从未行恶,所以要明辨江湖中的善与恶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不过有些门派的存在就注定他们肯定当不了正派,就比方前史上实在存在过的此派,分明是伪君子更多,金庸笔下却成了正派,甚至连武功都是从别派偷来的。(张无忌剧照)就如前文所述,有的们派一听姓名,或者是一看风格就能清晰判别他们是正是邪,就比方《神雕侠侣》中的“绝情谷”实力,权且也算是个门派吧,无论是公孙止仍是裘千尺,都是心肠歹毒之人,种那情花毒害死了不少人;又如五毒教,这姓名一听就好不到哪去,虽然在《笑傲江湖》中洗白了一些,却仍是无法改动他们以研讨毒药为主的风格,邪派无疑,而本文要说到的这个门派其实也是从他的派系称号、人员结构也就能一眼看出并非正派,但是金老却硬是帮他们洗白了。此派便是丐帮,在《天龙八部》以及“射雕三部曲”中都有很多戏份,一起也是作为天下第一帮的正路门派上台,帮世人数很多,耳目遍及四面八方,历任帮主基本上也都是英雄人物,尤其是萧峰、洪七公、黄蓉,都配得上一个侠字,但丐帮的存在真的经得起琢磨吗?(黄蓉剧照)首要提个问题,什么样的人会去当乞丐?关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凡是有手有脚有劳动力也不至于去行乞,行乞意味着什么?放下庄严,一个人若没了自负,又怎么可以得到别人的尊重?一个连吃饭都要乞讨的人,哪有心思习武?甚至连饭都吃不饱,活下去都成问题,怎么去与人议论江湖道义?这种逻辑自身便是说不通的。而在《射雕英雄传》中更是将丐帮的形象开展到了不合理的极点,由于书中提出了一个概念,便是净衣派和污衣派,污衣派还好了解,乞丐嘛,本就不应重视穿着,肮脏一点实属正常,而净衣派就显得有些奇葩了,都现已沦落到要乞讨的人竟然想要穿得白白净净的,岂不是荒唐?事实上前史上实在存在的丐帮也绝非善茬,就如同前文所述,沦为乞丐的人自身不应是坏的,只能说他们是不幸人,但是实在的丐帮中却是不乏使用乞丐行乞牟利的伪君子,这些人甚至会以“采生折割”的方法让乞丐变残,以便利操控他们,而且让一般发生怜惜,继而布施,那些伪君子便是以此牟利,而这种状况并不罕见,所以丐帮绝非善类。但是洗白就洗白吧,回归到金庸笔下的丐帮再来看,他们帮中最引以为傲的绝学是什么?降龙十八掌,事实上在金庸的设定中,连这门功夫都是丐帮偷来的,当然,故事中并没有这么表现,之所以说他们是“偷”,那是由于在连载版的故事中,这降龙十八掌本来是少林派的武功,最早在《书剑恩仇录》一书中便是如此设定的。(陈家洛剧照)在连载版《书剑恩仇录》的第三十七回中就说到过:“陈家洛用出在回部下峰中学到的掌法来,回旋满意,跟着钟声一掌一掌的拍去,天镜聚精会神,以少林派中最精妙的‘降龙十八掌’掌法相敌,比及钟声一停,陈家洛收掌道:‘我们巳拆了二十多招了。’”再到原著第三十九回中又再度强调了这一说法,原著道:“陈家洛道:‘好,我正要和陆老前辈与各位哥哥印证一下,只怕还有许多精微之处我没悟出来。’他心想:‘降龙十八掌是少林寺的镇山之宝,天镜禅师说过是不能教授外人的,我把从神峰中学来的掌法试演一番吧。’”(丐帮剧照)事实上从降龙十八掌这套掌法的命名上来看也能看出它与少林更有根由,比方降龙罗汉,少林十八铜人,反观这武功与丐帮相关在一起就显得有些牵强了,不知金老最初为何要将这门改为丐帮绝学,总归丐帮这帮派的存在是彻底经不起琢磨的,试想真有一帮乞丐与你评论江湖道义,那局面岂不诙谐吗?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